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网络语言进入小学生作文中值不值得提倡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9-23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比较好的ppt模板网站有免费的最好

  2017-12-26展开全部网络语言一方面反映了网民个性和联想能力,另一方面也折射了网络使用者的特征,年轻的心态和不拘一格的想法

  网络语言是年轻人的语言充满了个性和想象力,高考者作为年轻人,将鲜明的网络语言融入自己作文中不无不妥.

  网络语言体现了一种时尚,一种新潮,给人一种恍然一新的感觉,何况网络语言是大家智慧结晶的体现呀.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一提到网络语言,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新颖奇特的词汇,超乎常规的语法运用,口语化的表达方式,甚至是数量惊人的粗话脏话等等.正是因为这些现象的存在,才使得一部分人认为网络语言是跟规范化的传统语言表达方式格格不入的 “文化垃圾”,是对传统汉语的污染和破坏,因此他们主张倡对网络语言进行规范.

  事实上,网络语言并不是每句话都与现代汉语背道而驰,尽管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网民们为了节省资金,尽可能地提高交流的速度,任意改造、省略或者链接了一些文字、数字和符号,但是绝大部分的网络语言还是遵守现代汉语用词造句的原有规则.网络语言只是语言的一种社会变异,它根本不可能完全超越或者替代现有的语言体系.显然,那些大骂网络语言的人真的有些杞人忧天了.当然,对于网络语言的现状而言,其过于自由和主观的一面确实需要适当引导,但是语言规范的实质也就是人们在生产生活中形成的社会习惯,它只能通过约定俗成的途径逐渐建立起来.网络语言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应运而生,我们从不否定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进步,因此,我们也不能盲目的反对网络语言进入我们的学习生活.

  固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所有语言规范都是对全社会已经约定俗成的说法的追认,但是我们可以说大部分的确如此.比如“很+名词”的现象.按照传统语法规则,汉语的副词不能直接修饰名词.所以当“很中国”之类的语用现象出现时,语言学家们急忙跳出来大声疾呼:副词“很”是不能修饰名词的,这种用法是错误的.试图将这种不符合规则的现象一棒子打死,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很+名词”的现象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大有风起云涌之势.2008年3月我在网上用搜索引擎查“很中国”这三个字,就搜索到342,000个“很+中国”的用法.现如今,与之类似的“很生活、很传统、很逻辑、很散文、很东方、很淑女、很青春、很绅士”等等一系列“很+名词”的用法都很自然的活跃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从上面的这个例子,我们不难看出,当全民都这样认同并使用的时候,即使是再有名望的语言学家说“很+名词”的用法不符合语法规则、有碍于汉语规范化也无济于事.在这里,笔者想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生活如此,语言亦如此:原本没有这种说法,但是说(用)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规则”. 众所周知,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在不断地变化发展,语言当然也不例外.在今后,如果有哪些网络语言能够很广泛的被大众所接受、经久不衰的流传下去,成功地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时代的写照,那么就会有专门收集新词新语的专家对它进行收录,从而肯定其存在的价值.因此,我们最好不要在网络语言还没经受时间的考验之前,就过早地一棒子把它打死.可喜的是,据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教授介绍,2007年的流行语监测就准备加入网络语言和博客语言,因为“它们更加贴近生活的脉搏”.作家陈村先生同样对网络语言进行了肯定,他认为,有些网络语言非常生动形象,新奇幽默,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会显得新鲜,有个性.同样,《中国网络语言词典》的主编于根元先生也认为“互联网是高科技,越是高科技的东西就得越有人情味.网语的出现是因为它是网民减少语言障碍、上网方便的需要.”

  很多媒体和语言学家也同样对网络语言表示了支持,认为这些形象生动、个性张扬的网络语言绝不是洪水猛兽,它们不仅不会影响社会的文明和发展,反而能丰富和活跃我们的文化生活.并强调只要经过时间的洗礼,必定会有一些有生命力的网络语言从网上走到网下,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因为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语言发展历程了.所以,笔者认为我们应该用宽容和理解的态度对待已经存在的鲜活事物,而不能对网络语言一刀切、一概而论.如今很多畅销的网络小说,诸如《第一次亲密接触》里就充满了“美眉”、“青蛙”等等让人读起来耳目一新的词汇.试想一下,如果把这些词汇换成通俗的说法,那么它的可读性肯定会削减很多.

  网络语言新奇独特、简约快捷,这往往是由很多数字、汉字、字母的随意连接、简省或替代而形成.学生在学习阶段,就像一块海绵,能最大限度的吸收和消化所学习的知识,但是他们不能很好地分析什么该吸收,什么该排斥,也就是说他们筛选语言的能力有待提高.因此笔者认为学生学习掌握好比较正规、已经得到社会认可和时间考验的传统语言是首要任务.然而,笔者绝不认为学生不能使用网络语言;恰恰相反,在现实生活中网络语言的使用群体比较年轻化,也可以说,网络语言正是大部分学生所创造和使用的语言.学生在网络的语境下完全可以使用网络语言,而且在这个特定的语境下使用网络语言也是很得体的,但是在作文中笔者还是主张慎用.

  在我国大力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高考作文无疑也更加注重人文素质的考察,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可以充分展示自我,彰显个性的宽广平台.那些有生命力的新鲜词汇绝对不是高考作文的禁忌,正好相反,它们是作文的亮点、加分点.比如在适当的主题、典型的人物中,在没有影响他人理解的情况下,学生通过使用恰当的新鲜词汇紧扣主题、突显典型人物的个性从而为全文增色不少,那么自然会得到老师的肯定与欣赏.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备受争议的满是数字、字母和汉字的“大拼盘”还是不要出现在作文中为妙,它只会让阅读的人感到不解和愤怒.

  基于以上对网络语言的现状和语言规范的原则与精神的把握,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对网络语言有所宽容,有所分析,该接纳的接纳,该淘汰的淘汰,从而引导学生创造并使用积极健康、富有民族特色的网络语言.

  展开全部网络语言是一种带有随意性的、不规范的口语形式,源于网络聊天,存在于口语交流中,不适合进入正式的书写体系。网络语言中有很多是由于电脑打字失误出现的,比如“小朋友”误输入为“小盆友”,“大侠”误为“大虾”,“这样子”误为“酱紫”……这些语汇的出现带有极强的偶然性和随意成分,也带有网友交流时的戏谑性质,与书写体系的规范、庄重要求不符。不仅如此,一些网络语言昙花一现,而进入书写体系的词汇应该具备长期传播使用的能力,很多网络语言只流行了一阵就“销声匿迹”了,显然并不具备这种能力。并且,过多、随意地将网络语言使用在日记和作文中,对于正处在规范学习阶段孩子来说,容易引起混乱。对他们的汉语言学习以及将来在中考、高考的作文,都有害无益或弊大于益。网络语言本身就是书面的简化,它虽然更加形象和直接,但同时也失去了书面语的内涵,是一种‘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常常经不起推敲。网络语言中普遍存在鄙俗、搞怪、颠覆规范的表达等倾向,如果未经筛选地进入书写体系,在教学中有可能会引起外国留学生对汉字语义的误解,在文化传播中则有可能会引起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的错判。

  但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如持健康积极的心态,应该允许网络语言存在,能够在使用中引导其走向规范,合理吸收其新颖的表达方式。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官方的媒体也越来越多地使用网络语言,像“囧”、“伤不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等等。并不是所有网络语言都能进入书写系统,能进入书写系统的多是经过筛选、大家普遍认可、流行度较高的网络语言,这也是语言的社会特点所决定的,所以不必担心网络语言破坏传统的语言表达方式、破坏传统的词汇和语法。不论人们同意与否,网络语言实际上已经进入书写体系,大量运用“然并卵”、“活久见”、“壁咚”等网络语汇所进行的写作,84岁日本第一奶奶:白天卖饺子凌晨当DJ,形成了某种相对独立的风格或特点,它有自己特定的适用范围,如网络文学等。网络语言可以也应该进入书写体系,但与此同时,对网络语言进行规范也十分必要。应避免一些脏话、粗话趁机流行,活跃在人们的嘴上或者笔端,造成语言混乱失序、语言鄙俗化以及语言的文化品位下滑等问题。可进入书写体系的只能是那些经历了从网络进入日常生活这个中间阶段,且经过时间的自然淘汰,证明真正能为社会广泛、持久接受的那部分网络语言,如“给力”、“吐槽”等。张冠夫同时指出,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现代汉语的书面表达体系是经由晚清和“五四”两次白话文运动洗礼而来的。当时,有些人认为凡白话都可以入诗入文,可是很快事实就证明此路不通。民间的、日常的语言必须经过选择,经过文化和艺术的浸润和打造,才能成为适合用于书面表达的语言。所以说,这个是一个两面的问题,应当一分为二权衡利弊,不能单面而论。